涉淫兒子13歲女同學警察 屬新界原居民 

立《反港獨法》勢爆三大法律矛盾 馬恩國所屬基金會或變違法│范中流

2015-4-8 23:40
字體: A A A

有報業集團今天以頭版報道,引述「權威消息」,稱政改方案在今年6、7月於立法會表決塵埃落定後,港府隨後會就反香港獨立立法。事有湊巧,擁有澳洲籍、牽頭成立中澳法學交流基金會並出任執委會主席的民建聯「爆粗」大律師馬恩國,早前又以「依法治國訪京團」之名,到北京向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及副主任張榮順推銷《反港獨法》初稿,似乎就《反港獨法》立法之消息,一時間傳得甚囂塵上。

究竟《反港獨法》如何會在香港出現,當中不外乎兩大可能,包括香港本地自行立法,以及一如「馬大律師」早前在北京所言,是透過《基本法》附件三形式引入香港。然而,不管是那一方法,同樣涉及顯而易見的法律矛盾問題。

附件三形式引入《反港獨法》不可行

《852郵報》過去就曾不止一次撰文分析,指出如果對《基本法》第18條有基本認知,就明白以附件三形式把《反港獨法》引入香港實是此路不通,因為《基本法》第18條的第三款及第四款,清楚列明列入附件三的法律,「限於有關國防、外交和其他按本法規定不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的法律」;此外,要在人大常委會宣佈戰爭狀態,或香港進入緊急狀態下,有關法例才能生效。

既然《基本法》有23條存在,明顯《反港獨法》不會符合第三款的「不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自治範圍的法律」,且《反港獨法》亦不涉國防、外交議題。其實過去亦有本地所謂的「法律學者」兼立法會議員梁美芬,以及工聯會理事長吳秋北,曾提出過引入內地《國安法》,惟同樣面對同一法律框架之限制。至於第四款,如果香港不處於條文所示的「狀態」,例如現時的光景,那提出「港獨」甚至組織「港獨」,條例也未能有效的。

當然,只把「依法治國」跟「依法辦事」當成口號的中央政府,如果真要「霸王硬上弓」,自然另作別話,屆時就算沒有《反港獨法》,單是一個「莫須有」罪名,相信不少人都真的會步岳飛後塵。

《反港獨法》衝擊《基本法》保障市民言論自由

至於本地立法層面,其實亦足以引爆最少三大法律矛盾!

第一,是現時《基本法》中,有清晰條文保障市民的言論自由及表達自由,惟按馬恩國今日在內地《環球時報》專訪中披露的《反港獨法》初稿,卻隨時跟這部分的條文出現矛盾;換言之,《反港獨法》隨時變相違反《基本法》,以至單是立法過程,已經可能引發爭議及受到法律挑戰。事實上,2003年港府就23條立法時,已被質疑政府設置言論規範,有違《約翰內斯堡原則》。

第二,如果所謂的《反港獨法》,是一如馬恩國所言是把《基本法》第23條斬件上馬,亦可能違反了《基本法》第23條的「立法原意」,最少有關條文不存在如第45條中的「按特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之字眼,換言之,第23條並不存在「袋住先」的空間,那又何來斬件上馬「用住先」的可能?

至於要完全符合整條23條而立法,單是「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馬恩國有份成立的「中澳法學交流基金會」,明言是「籌辦,推動,促進和加強內地,澳洲和香港法官,律師,法律學者和法律畢業生相互的法律交流」,恐怕亦隨時墮入了法網吧!同時他提出任何人意圖直接或間接給「港獨」組織經濟援助都屬犯法,就更已超越了23條的要求。

修訂現行法例早可滿足23條要求

第三,是針對《基本法》23條中「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等罪行,其實現時的《刑事罪行條例》中早有適用的條文,且足以對付暴力行為,本來只需略加修改便可符合第23條的要求,但政府卻一直不用。

而必須指出是,現有法律對於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等罪行的起訴程序是十分嚴謹,法律列明這些嚴重罪行需在律政司司長書面同意下才可提出起訴,但當律政司司長由政治任命產生,並問責於行政長官,現有法律平衡已失去意義,觀乎袁國強上台後的針對社運的檢控情況已可見一斑,由此路進再立惡法,只怕是對香港原有法律及法制帶來更大的衝擊,亦對特區在國際間維護法治、人權的形象產生極負面的影響。

可以想像,當外國旅客來港時,不小心在購物時遇上被標籤為「港獨」組織的人士募捐,而該旅客又願意解囊,卻可以因此換來牢獄之災,如此的威嚇,恐怕較反水貨客行動更大吧!

(撰文:范中流)(蘋果日報、網上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4月8日 下午11:4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村民抗爭有成果 廣州羅定取消興建焚化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