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民四票此中尋│8仔

法政匯思

-法政匯C

係唔係睇一班法律界嘅SOLIT同BAR現晒青筋講捍衛乜乜、捍衛物物有時睇到怕?其實佢哋都要搵食要行街要飲嘢要睇戲要睇電視要睇報紙要做人仔女要做人男友女友要做人老公老婆要做人老豆老母。想知佢哋唔現青筋嘅時候搞乜同諗乜?法政匯C話你知!

法政匯思網誌│帝國的落日餘暉

2015-4-9 13:01
字體: A A A

讀了半輩子的英國法律,終於在這個Easter long weekend第一次踏足英國本土。

不少香港大狀律師都是在英國讀法律的,有的中學畢業就去讀法律學士(LL.B.),有的在香港拿到LL.B.後再到英國讀法律碩士(LL.M.),老一輩的,不少還要在英國當學徒見習生,拿到大狀律師資格才「衣錦還鄉」,但九七「當家作主」以後,大部分留英的畢業後就馬上「勝利回歸」了。

我在香港讀LL.B.,美國讀LL.M.,因此對英國的印象主要都是從書本上來,還記得初初讀英國的法庭用語,覺得又老土又好笑,就好像對法官的稱呼,我們看美國的Hollywood電影,都是叫”Your Honor”的,但英國的,叫”My Lord”,十足中古時期對貴族的稱呼。

其實整個大狀行業也是中古味道十足,for example,大狀入行前要當一年的學徒,直至幾年前,英國的學徒還是半條毛薪水也沒有的,而香港的就連現在也沒有,這制度是中古時代的出品,那時候,沒有太多的正規大學教育,於是想當大狀的,跟許多其他行業一樣,大多只能靠跟師父從頭學起,那當然不可能指望有薪水了。

但今時今日,水電工學徒也有薪水了,大學畢業的大狀學徒卻沒有,你説復古不復古?

至於當了十多年大狀,打出了名堂的,就可以自我推薦一番,如果大法官們都認為你斤兩夠了,就會欽點你為Queen’s Counsel(QC),九七前香港叫QC做御用大狀,九七後叫資深大狀,這也是中古味十足的玩兒。

前幾年貝理雅(Tony Blair)當首相,他的老婆就是QC,在他推動下,英國QC的任命制度改革了,聽說比以前公開透明了一點。

說到大狀制度,其實當今還把legal profession分為大狀跟律師的,除了英國跟香港以外,沒有幾個地方了。

還有一點行外人不容易理解的是,直至幾年前,英國的終審權理論上還是在她國會的上議院(或稱貴族議院,英文House of Lords)手上,但這純粹是因為傳統而名義上是這樣而已,實際上她的終審法庭根本是獨立於議會的司法機關,不可能是什麼世襲貴族説了算,幾年前改革以後,新成立的最高法院連名義上也獨立開來了。

但時不時還是有自以為讀過一點書的「愛國愛港」天才會大大聲的說,英國民什麼主法什麼治?大法官不是也要聽貴族指揮嗎,還不是祖國好?Well, well, well,難怪英文有句諺語說:A little knowledge is a dangerous thing了.

英國的法庭用語還有很多很好玩的,就好像,在法庭上明明跟對家大狀打對台鬥個你死我活,但還是要叫他“my learned friend”,而明明要罵對家笨的,還要先説“with respect”,要罵對家白痴的,就要先說“with all due respect”,那要罵對家幾近弱智又怎麼辦?“With the greatest respect”是也。

跟美國等西方國家相比,英國當然是個十分傳統,甚至有點階級意識的社會,但他們相信一句“privilege comes with responsibility”,即是有權利就有義務,第一次跟第二次大戰之時,無數衝鋒陷陣戰死沙場的軍官,就正正是貴族子弟。

王室子弟則更為身先士卒,現任英女王的王孫Prince Harry(即Prince William的弟弟),就是陸軍軍官,曾兩次遠赴阿富汗前線服役,英女王的二仔Prince Andrew所駕駛的軍機,更在1980年代初的福克蘭戰役(Battle of Falklands)差一點給打下來。

二戰之時,納粹德國空軍瘋狂轟炸倫敦,更有隨時登陸之勢,那時的首相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力勸王室撤至加拿大,但王室堅持與國人同生共死。

現任女王的父王King George VI跟他的王后,不但留守倫敦白金漢宮(Buckingham Palace),更冒被空襲炸死的生命危險四出打氣慰問,時為Princess Elizabeth的現任女王,也留守倫敦,十多歲的她,沒有什麼特權之餘,更不停的在後勤服務,直至戰爭結束。

英國王室今天的人氣,實在是他們當天以死相搏的勇氣所換來的。

這跟我們某鄰近地區的權貴差太遠了,一方面特權舔盡,另方面卻貪生怕死,拚老命的把財產妻兒送到美國,這也算了,轉個頭,他們還要厚著臉皮臭罵你不愛國,英女王,真的,也沒有他們十份之一的威風了。

同樣地,梁振英跟林鄭月娥同志為了賺多個錢給自己身在英國的孩子,不惜大大方方的把你的孩子賤賣,這種人跟你說鄰近地區怎樣崛起了,西方又怎樣衰落了,這樣你也要相信的話,我只能夠跟你說:With the greatest respect, my learned friend, I really don’t know what to say.

(撰文:David [email protected]法政匯思)(telegraph.co.uk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4月9日 下午1:01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代糖汽水日喝一次 腰圍年增兩吋?│杜連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