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進圖被斬即時關注│記協星期日再辦遊行 抗議暴力

游清源網誌│香港人為什麼會覺得強國人醜陋?

2014-2-27 00:43
字體: A A A

都是時差惹的禍。

曾幾何時,有這樣的一個說法:八十年代在海外,於餐廳裡最嘈吵的一群人,打包單一定是香港人;九十年代,則是台灣人;這一個年代,就輪到大陸人。

1984年9月24日,柏楊在美國愛荷華大學演講,曾經談到中國人最明顯的特徵之一,就是吵。他說:「至於吵,中國人的嗓門之大,真是天下無雙,尤以廣東老鄉的嗓門最為叫座。有個發生在美國的笑話:兩個廣東人在那裏講俏俏話,美國人認為他們就要打架,急撥電話報案,警察來了,問他們在幹什麼?他們說:『我們正耳語。』」

再來,柏楊一針見血地道出箇中原因:「為什麼中國人聲音大?因為沒有安全感,所以中國人嗓門特高,覺得聲音大就是理大,只要聲音大、嗓門高,理都跑到我這裏來了,要不然我怎麼會那麼氣憤?」

事到如今,這段話語合該修正為「因為開始有點自信心,但同時依然缺乏安全感」,就像一個初露鋒芒、有三分顏色就上大紅的小伙子一樣。如此這般,才能解釋到,為什麼八十年代的香港人在海外會那麼大嗓門,九十年代又會輪到台灣人,等到這一個年代又會輪到大陸人。

柏楊還提出了一個大哉問:「現在,大家談論最多的是香港,任何一個國家,她的土地被外國搶走,都是一種羞恥。等到收復它的時候,就像失去的孩子一樣,回到母親的懷抱,雙方都非常歡喜……可是我們的香港,一聽說要回歸祖國,立刻嚇得魂飛魄散。這是怎麼一回事?」而答案,柏楊其實早於演講前一個月在紐約說了。當時《中國之春》問他:「你覺得哪個民族對全人類的貢獻最大?」他道:「我認為是盎格魯撒克遜。第一、他們創立了議會政治制度,現在哪個國家不效法?第二、他們創立了陪審團制度,使司法走上清明。」

撫今追昔,香港人早已過了「嗓門期」,也擁有法治,更嚮往民主,一旦聽見強國人的大嗓門,看見李旺陽的「被自殺」,預見政制改革的「被虐殺」,自然會忍不住拖著一個旅行箱迷走於異鄉一樣的故鄉。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2月27日 上午12:4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結構性財赤」之一:推算如何得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