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上鄉村民劉愛嬌:我唔惡,我唔偷唔搶

男子佔旺現場被指襲擊 控方庭上認未搵到受害人│范中流

2015-4-10 18:27
字體: A A A

當民建聯博士級議員葛珮帆在立法會議事堂內公然踐踏法治,指責「警察拉人,法庭放人」,法院現時卻正不斷處理更多涉及佔領運動期間被捕的個案;而這些個案多反映同一事實,就是警方及律政司處理檢控程序嚴重粗疏,結果不單先濫權濫捕,更同時濫用了司法程序,除令市民無辜受牽連外,更如同向公義挑戰。

最新的個案,是一名香港電台男助理編導於去年佔領運動期間,在旺角佔領現時,被指涉嫌襲擊一名不知名人士,他今日在觀塘裁判法院否認一項普通襲擊罪。

而今天在法庭上,更出現如此的一幕,案情指當日警員看見被告在「佔中街道」上,拳打一名人士的面部,令該人士倒地,控罪書更列明事主是一位「不知名人士」。裁判官聞言即針對案件向檢控一方提出質疑,指案件「受害人都搵唔到,點告?都唔夠料,連事主都未搵到」,要求控方索取法律意見。不過,控方就回應指已取得意見,但裁判官就要求控方再索取,把將案押後至5月15日再作聆訊。而被告就要以現金1千元、不得離境等條件獲准保釋候訊。

襲擊案中如果未能找到受害人,可以如何檢控呢?就如同兇殺案連屍體都沒有(極端個案確曾有發生過,但最少有大量證物證人證明受害人已死),檢控一方卻選擇作出檢控,能入罪的機會恐怕微乎其微;還未計沒有受害人的證供,警方又憑什麼判斷被告是「襲擊」呢?這樣的檢控水平,其實如同是破壞法治。

問題是,如此的情況,絕非個別個案!8名早前曾參與光復屯門行動的男女,事後被捕並被控非法集結,昨天獲撤銷控罪,但控方沒有交代原因,獲撤控人士就怒斥警方浪費時間。律政司事後透露,警方落案檢控有關人士前,並沒有諮詢法律意見,指經詳細考慮案件所有相關證據及法律問題後,認為沒有合理機會達致定罪,未能符合《檢控守則》的要求,故決定撤銷起訴相關人士。

當有警員一邊大聲公開地稱:「法律嘅嘢我唔知」,但檢控市民時卻又不去諮詢法律意見,自詡專業的執法部門,對法律有多尊重實可見一斑;因為有人被捕,於是梁振英、黎棟國等人,才可肆無忌憚批評反水貨客示威是違法,但原來這些被捕人士,卻是一直承受警方處理案件時因無意程序公義而造成的不公,說警察不是在為政治服務,試問又有誰信?

(撰文:范中流)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4月10日 下午6:2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杜連魁專欄|金正恩三歲就識揸車│杜連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