護法饒戈平:搞公民提名令香港變成「獨立的政治實體」

越洋專訪│梁慕嫻:「可能因為我,令劉進圖承受這六刀!」

2014-2-27 03:18
字體: A A A

《明報》前總編輯劉進圖昨早被「頭盔刀手」襲擊,身中六刀,觸發新聞界的憤怒,齊聲向行兇者作最嚴厲的譴責。

究竟劉進圖因何事而遇襲,是各界此刻心底最欲尋找出的答案。《明報》為追緝兇徒,已宣佈懸紅100萬元以獲得線索,特首及保安局局長亦已責成警方,全力把疑兇緝拿歸案。

要找出施襲的底蘊,難度極高,甚至跡近「不可能的任務」。本報嘗試從側面入手,希望可以找到一點蛛絲馬跡。

事緣有人昨天轉載了筆名「牛虻」的前中共香港地下黨員梁慕嫻在上月底撰寫的一篇分析文章〈一個推想〉,把劉進圖遇襲,跟他未被調職仍任《明報》總編輯時,領導《明報》參與「國際調查記者同盟」(ICIJ)的偵查報道拉上關係,或明言或暗示,指是由於有關報道揭露了中共高層親屬透過離岸公司,隱藏巨額財富並進行逃稅、洗黑錢等財經活動,結果現時就要為此付上「代價」。

「我好難受,好嬲!」

《852郵報》為此越洋致電身處加拿大的梁慕嫻問個究竟。她甫開腔,即表現得非常自責:「我前一晚知道呢件斬人事件,好難受,好嬲,傷心到標眼淚,直至劉進圖手術完咗,我知道佢無事先放心,至可以瞓一陣,之前完全瞓唔著,因為我好自責。事件發生後,我思前想後,認為最大可能都係同ICIJ的報道有關,今次令我更加確信。我寫篇文章之前,已有諗過會唔會影響到劉進圖,有搵朋友商量過。最後結論係,你對住共產黨,躲起來係無用的。不過,係咪我寫咗所以造成呢件事呢?可能因為我,令劉進圖承受這六刀!」

在〈一個推想〉一文中,梁慕嫻分析了兩件事的關係,就是劉進圖當時被調職,以及ICIJ聯手中港台傳媒機構之偵查報道,這兩者是否有關?

必須指出,梁慕嫻坦言自己沒有「證據」,但就強調,從線索作判斷和推想,舉出來自中國的媒體在去年11月退出調查團隊,原因是受到政府警告,由此「引證」中共早已得知調查事件。她也「推斷」,《明報》時任總編輯劉進圖必定有份介入這個調查之中,而事後才為老闆張曉卿得悉,因此《明報》大地震的因由也呼之欲出。

「只有呢一單有大的嚴重性!」

梁慕嫻繼續分析指,《明報》當時的報道,帶來的震撼好大,因為揭出了中國高層的近親原來持有秘密資產,「你篤中咗佢,自然會搵《明報》」。她因此相信,報道是導致劉進圖被調職的主因機會極大,「本來以為挑咗個關係拎咗出來講,以為可以安全,但最後都令佢承受咁嘅後果。睇番《明報》所有的報道,只有呢一單有大的嚴重性。」

姑且假設梁慕嫻所言成理,由此而來的問題是,既然劉進圖已被調職,何以事件仍未告一段落,最終仍然要「見血」?

梁慕嫻解釋,這是中共的本質,是中共中央一貫的「處事方式」,「你睇當年67暴動,林彬係點死?共產黨唔止要你冇咗份工,咁係好輕唔夠,仲要出手,呢件事比過去任何一件都嚴重,因為係要嚇你哋,嚇傳媒。」

問題始終是,一切都沒有證據可言。梁慕嫻回應說:「要講證據就冇意思啦,但你可以見到好多蛛絲馬跡。」

她舉例,文革時北京師範大學附屬女子中學副校長卞仲耘被紅衛兵打死,而宋彬彬(共產黨元老宋任窮之女、曾因一張給毛澤東戴上紅袖章的照片聞名全國)就被視為這一連串暴力事件的負責人。宋彬彬年初曾公開對在文革中受傷害的老師和同學道歉,但卞仲耘的丈夫王晶垚拒絕接受。而王晶垚早年接受外國學者訪問時,就曾指要為事件負責的人是毛澤東,「有冇人問王晶垚拎證據?毛澤東冇親自拎把刀去,但卞仲耘死後,毛澤東喺天安門城樓接見宋彬彬,宋彬彬仲為毛澤東戴上紅衛兵袖章,然後毛澤東仲同宋彬彬講,『唔好叫彬彬,叫要武』,他發文章,發號令,咁都仲要講證據,係好無稽。」

梁慕嫻如是說,牽涉到「常規與例外」的研判問題。如果上述所言乃係「常規」,自然講得通;如果是「例外」,則難以引用。

「香港人要醒覺!」

梁慕嫻也不諱言,中共的政策亦有改變的時候,會按新形勢而「調整」。不過,她強調,中共的「承諾」卻可以不作兌現。本月中,梁慕嫻曾發表題為〈勿為”承諾”所迷〉的評論文章,文中形容「中共的承諾總是毀棄不兌現,原因是他們奉行『政策和策略是黨的生命』。計劃沒有變化快。承諾則是一個法治社會的道德標準」。她在文中強調,中共沒有承諾,只有政策和策略,並舉出抗日前後對待國民黨的策略例證,又指「最近一年以來,香港市民大概可以親身體會到中共政策變幻莫測的可怕了」。

她表示,梁振英的工作,其實也只是按中共政策辦事來改造香港,所以現時的形勢好嚴峻,而打壓會陸續有來,「唯一希望,是我哋營造新形勢。香港人要醒覺,唔止要多人,仲要層次夠廣夠深,包括富豪都醒覺,大到要中共改變先會有希望。」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2月27日 上午3:1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結構性財赤」之二:回應誰人的主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