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稿|邱智堅:「神App」點解可以咁貴?

梁特去年曾提減兩成自由行 今日解釋爆蘇錦樑去年呃人?│范中流

2015-4-13 20:19
字體: A A A

梁振英今早宣布「一簽多行」變「一周一行」時不忘邀功,提及自己原來在去年6月已向中央政府提出有關建議,惟有關措施中央卻要近一年的時間才能決定,梁振英就提出三大理由來解釋,惟其實更似是推諉。

三大理由分別是:

一、這個決定是重要的,因此中央有關部門十分審慎;
二、中央有關部門需要做協調和準備的工作;
三、過去一年發生的種種事情,包括有立法會議員在尖沙咀這些非水貨的購物區「拉篋」;在過去這一、兩個月新界西北地區發生的一些所謂「反水貨客活動」,亦波及一些正常內地來香港的旅客,令到特區政府的工作增加難度。這些行為不單令港府和中央、和內地商討添加困難,同時亦傷害香港和內地居民之間的感情。

首先必須重提兩年舊事!

第一,是商務及經濟發展局局長蘇錦樑去年6月20日跟傳媒茶敍,並介紹知名度低的副局長梁敬國及其政治助理陳百里。他當時表示,政府對調控自由行旅客人數仍未有定案,覺得「一簽一行」成效不大,對於削減人數都是無補於事,亦質疑「一簽若干行」的方法,舉例指如有人每年平均來港15次購物,即使實行「一簽十行」,旅客同樣能以10次旅行買15次所需商品,故希望社會提出具體的建議。

梁振英今天的邀功,變相是踢爆了蘇錦樑當日原來是「講大話」欺騙全港市民?還是蘇錦樑當天的說法才是實情,梁振英提去年6月才是疑問?

小題:梁特去年5月拋減兩成自由行意見

其次,是梁振英在去年5月底的策發會上,曾提出限制自由行人數的可能性,並假設中央即時減少兩成自由行旅客,詢問與會者意見;當時立法會批發及零售界議員方剛即擺出一副「慘樣」,形容自己聽到後「跌咗落地,好驚訝」,認為此舉除影響零售業外,會影響整個香港經濟,云云。

如此說來,梁振英當日提出的兩成,現時卻「走數」變成了一成,那事件是「一男子」無牙力,還是他辦事不力呢?當然,方議員的「慘樣」,就相信跟減多少旅客其實無關,因為在他眼中只在乎在沒有錢賺吧!

說回梁振英的三大理由,其實本身也難以成立。以立法會議員在尖沙咀「拖篋」為例,查事發是在去年3月,有份「拖篋」的包括毛孟靜與范國威。既然「拖篋」較梁振英向中央提出的時間要早足足三個月,又何以成為中央做決定的阻攔?

實情是,過去一年發生的種種事情,更波及正常在香港生活的市民,大家因政府遲遲未能處理失控的自由行及水貨客問題,才令抗議行動愈來愈激,原來在梁振英眼中,港人的感情就可以被傷害嗎?作為香港特首,他根本沒有「急市民所急」。

小題:內地打擊水貨要審慎故不行動?

至於說決定重要故中央有關部門需要審慎,以及中央有關部門需做協調及準備工作,其實內地負責人員只要加強執法打擊水貨活動,本來就可以帶來一定作用,難道這樣又要花時間,審慎決定是否執法嗎?背後又有什麼協調工作要做呢?所以單是打擊水貨層面,無論是中央還是梁振英,都是不為而非不能呢!

梁振英指收緊自由行是重要決定,而當天開放自由行又何嘗不是?但他當時卻沒有審慎行事,無視中央領導人的警告,所以這個「自由行之父」,從來都是今天自由行問題失控的最大罪魁禍首。

此外,自由行問題其實早在2013年初已經出現,其時已經有人「拖篋」遊行,但梁振英卻是在去年中才向中央反映,那這之前一年的時間,他又如何解釋呢?

(撰文:范中流)(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4月13日 下午8:19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意大利藝術家惡搞《阿森》 諷美國警針對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