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爆中共「七不講」 記者高瑜被判囚七年

游清源

-游清源網誌

文字人,依然相信文學就是人學,人學就是仁心。

游清源網誌│香港是個華美但悲哀的城

2015-4-17 11:30
字體: A A A

「我給您沏的這一壺茉莉香片,也許是太苦了一點。我將要說給您聽的一段香港傳奇,恐怕也是一樣的苦──香港是一個華美的但是悲哀的城。」

這是張愛玲的《茉莉香片》的第一段。這幾天,我都在喝鐵觀音,陸羽茶室的馬騮搣,一位好心的朋友硬是要送給我和我太座喝,讓我喝出香港的苦。鹹苦。

鐵觀音固然讓我想起觀音菩薩的「無緣大慈,同體大悲」(無條件的慈愛曰大慈,同體感的悲憫曰大悲),但一個「鐵」字,則令我想起父權君主的「懷菩薩心腸,行霹靂手段」(聽說,這句話是偉大領袖對處理佔領運動時所下達的最高指示,而率先披露者竟然是前港澳辦副主任陳佐洱)。

現在,請您先倒上一杯茶──當心燙!

您尖著嘴輕輕吹著它,順便吹走一條茶骨,就像吹走一葉扁舟,吹皺一池春水。在茶煙繚繞中,您可以看見「天下第一灣」的波浪像漣漪一樣,輕拍著兩位神祀。

「天下第一灣」就是淺水灣。

上世紀七十年代初,一眾善男信女自行集資,在淺水灣畔興建了兩尊神像,一尊是望海觀音,一尊是天后娘娘。同一時間,這班善信就像古往今來所有中國人一樣,把自己投放了情感的海灣命名為「天下第一灣」。

這個「天下第一灣」自然不是張愛玲的淺水灣(至少沒有「地老天荒牆」),而可以是吳錫豪的贖罪灣。

吳錫豪就是「跛豪」,他是集資興建兩尊神像的大善長之一。他是潮州人,相信也喝鐵觀音。

淺水灣畔並立望海觀音和天后娘娘,可謂為流著漁民基因的香港人購買雙重保險,從此更加安心地相信「富貴險中求」,例如販賣海洛英(海洛英,海落英,落英繽紛,很漁民的一個名字,多詩意的一個寄寓)。

而今問題是,望海觀音將會變身鐵觀音,不再望海,而鐵了心,情形就像漁民不能再出海,而只能當一個永世被釘在一片立錐之地的農民。

茶涼了,喝吧!

 

(原圖取自:蘋果日報)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4月17日 上午11: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聯合醫院爆有人假扮醫生 出入病房近1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