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家寶向王維基還價 首次數盡王征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陳頌紅網誌│你很痛?不像吧!

2015-4-20 11:00
字體: A A A

原來有些人真的很怕打針,很怕看到血,尤其是別人的血。

我有一對即將結婚的朋友,去診所做婚前檢查。當護士準備為二人抽血時,那女的看到桌面上那幾支針筒,已經嚇得臉色蒼白、嘴唇發紫,當針插入她未婚夫的手臂上,她在旁邊看到他的鮮血一湧而出,突然「砰」一聲,整個人失去知覺,暈倒地上,要勞煩醫生護士為她急救。後來聽她說,她看到未婚夫臉上痛苦的表情時,自己的五官都已經感同身受地扭曲,再加上那些鮮血,她便感無法承受,眼前發黑。

過去曾有研究指,女人比男人有同理心、窮人比富人有同理心,所以更能感受到別人的痛楚。不過最新研究指,如果遇著一個你不喜歡的人,即使他在你面前痛不欲生,不管你多有同理心,你都未必有反應。

根據十月號的《痛症》期刊以及比利時根特大學網站,臨床及健康心理學系的副教授Liesbet Goubert與系主任Geet Crombez首先讓四十個受試者(十七男,二十三女)觀看一批陌生人的照片。與此同時,他們會閱讀一小段關於這些陌生人的性格特徵描述,例如傲慢、自私、友善、忠誠、傳統、拘謹等等。這個過程,其實是要向受試者進行「洗腦」,令他們對陌生人產生特定印象。之後,受試者再觀看這些陌生人進行物理治療時的錄影片段。片段中,陌生人會表露出由低至極高的痛楚反應。受試者要憑錄影片段,評估陌生人所受的痛楚程度。

正如研究人員所料,被賦予正面性格的陌生人,所得到的痛苦程度評級也最高。即是說,受試者對他們最為感同身受。相反,有負面性格的陌生人,即便他們臉上流露出極大痛楚表情,受試者竟然認為他們所受的痛楚程度只屬一般,甚至很低。

Goubert認為,喜惡有別,或者親疏有別,都經常影響我們對別人所受痛楚的敏感度。試想想在街上看到自己家人或自己喜歡的人跌倒,是否比看到陌生人或者敵人跌倒更令我們感同身受就知道。不過這種影響,隨時會令不受歡迎者失去適當的幫助和治療。到時候我們雖不殺伯仁,伯仁卻可能因我們的喜惡而死。

 

(原圖取自:《國產凌凌漆》電影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4月20日 上午1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港鐵香港大學站 滴出地下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