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山又塌巨樹夫婦保命 渠務署稱上月曾檢查

王有光

-光影閃靈

八十後Young Adult,相信蝙蝠俠所說的「A hero can be anyone」,正如周星馳都話「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係食神」。

王有光網誌│你的名字,我的姓氏

2015-4-19 17:57
字體: A A A

有些電影令人留下深刻印象,不一定是電影內容本身,有時你連電影主線劇情都記不清楚了,但就是記得有這樣的一套電影,因為那套電影令人回憶起一些人,一些事。

《投名狀》,具體劇情還是後來翻看DVD才弄明白。為甚麼?那是我第一次和她去看的電影。

某年的Boxing Day,那時我們還沒有開始拍拖,我成功約了她吃飯慶祝聖誕。吃過飯,八點幾,「不如去睇戲?」我試著問。年少無知,Boxing Day 睇戲買即場絕對是玩命。當時適合的場次,只有兩個選擇,一係《魔幻羅盤》一係《投名狀》,《魔幻羅盤》餘下最後三、四個位,全是單丁位,《投名狀》也很滿,只餘下前四行。「剩返咁少位,不如唔好睇?」她面對著售票處上顯示剩餘座位的電視機說。「唔睇?剩返第一行都睇!」我心想,當然沒有說出口。「聽人講,≪投名狀≫都好好睇!」我笑著說。

就這樣,我倆在前面數起第四行的中間位置抬頭看完《投名狀》,我們第一次看的電影。講起《投名狀》,我沒有想起陳可辛、劉德華、李連杰、金城武,我只想起這段往事。過了一段時間之後,我和她正式開始了,她成為了最經常和我去看電影的伙伴,很多我寫過的電影,她都和我一起看過。

有一次和她去日本沖繩旅行,我們在那壩碼頭乘船往一個外海小島久米島度假,船程大約三小時,就吃著土產的菠蘿和飲著日本樽裝烏龍茶,在平板電腦上看電影《初戀築夢》。看到最後,想不到,眼濕濕的竟然是喊點極高的我,因為我想起自己第一次向她示愛的情境。那時候,她給我的回應是:「我想,我們可以做一生一世的朋友。」

《初戀築夢》根本是韓國版的《那些年》。男女主角在大學因修讀一科建築學入門課而相識,害羞工程男和女神師妹(國民初戀missA秀智飾)互生情愫,害羞男向師妹約定在畢業後為她建一間dream house,但因一個小誤會,二人沒有發展成情侶。長大後投身社會,亭亭玉立的女主角再次出現在工程師男主角面前,請他兌現承諾,為她修建家鄉舊宅。在畫則建屋的過程中,他們談往事,談現在,明白到當初的一場誤會,可惜,男的已經訂婚,女的剛剛離婚,同渡半生,亦有張椅子,是否愛還是其次,比不上戀人,但廝守一輩子。給對方永遠留了個「最佳位置」,但卻不能開花結果。那些年錯過的大雨,那些年錯過的愛情,又有誰能夠如《求婚大作戰》的健三回到過去重新追求禮?

「我想,我們可以做一生一世的朋友。」沒有比這更令人傷心的好人卡了吧。曾經,我也死了心,就當自己交了一個很好的女性朋友。意外的是,收了好人卡後,我倆反倒見面更多,談話更多,一起去做義工,在節日也有約出來慶祝,偶有看電影。

示愛失敗一年多以後,我問我自己,我希望這段是友情,還是愛情?我問我自己,我的面子能否容得下第二張的好人卡?在2008年夏天的某一個晚上,我在葵芳地鐵站問你:「你想,我們可以做一生一世的情人嗎?」

一念之間,如果我提不起那一點勇氣說出那句話,今日的我,可能就和《初戀築夢》的男主角一樣,只恨自己當初是一個膽小鬼,而她就只是我心中的《那些年》沈佳儀,一個從沒有在一起的美麗初戀。

她曾經問我,我的筆名有什麽意思。王有光,英文拼音可寫成 YK Wong,就是「你的名字,我的姓氏」的意思。

「你想,我們可以做一生一世的夫妻嗎?」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4月19日 下午5:5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人行加碼再減存款準備金率 變相再宣布放水入市?│丘偉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