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梵高」 3D打印助視障者欣賞《向日葵》

曾德成引曼德拉談妥協 無視曾武力鬥爭歷史│范中流

2015-4-19 19:14
字體: A A A

政改方案公佈在即,特區高層陸續發表大量似是而非言論!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今日發表一篇題為〈推動進步 人民銘記〉的網誌,談到南非首位黑人總統曼德拉,指對方是達成種族和解的典範,稱曼德拉重視妥協,並引述對方曾稱「你若不準備妥協,就不要去談判,想也不要想」。

如此時刻,提出「妥協」與「談判」等字眼,曾德成是否意有所指?老范不是他「肚裡條蟲」,無論作揣測。事實上,已作古的曼德拉,無法子回應香港今天的境況,以至他是否接受跟中聯辦及中央談判,還是跟中央抗爭到底,答案也只會永遠是一個謎。但如果曾德成把曼德拉的經驗,簡單地解讀作「妥協的藝術」,卻「肯肯定」錯得離譜,甚至恐怕是對曼德拉歷史徹頭徹尾的誤讀。

事實是,這個被曾德成視為重視妥協的偉人,固然不是單以和平與愛感動白人政府交出權力,甚至乎其大半生都不是在妥協的!

雖然非洲人國民大會(ANC)早年確奉行「非暴力不合作」原則,但1960年因為發生了警察開槍屠殺69名黑人示威者事件,ANC被指屬非法,曼德拉於是致力組織黑人武裝力量,不單攻擊政府設施,他後來更被捕入獄。從曼德拉的說話中,不難發現他認為,非暴力抗爭只是策略而非至高無上原則,如非暴力抗爭不能令南非政府放棄種族隔離,便要考慮武裝鬥爭。

這個,難道是妥協嗎?

當然,抗爭以至武裝鬥爭,不一定會帶來出路!經過二十多年的武力抗爭後,曼德拉發現無法為南非帶來民主自由,才決定重回和平策略,惟那已是後話。

繼而的發展,是一個反對派領袖願意主動和解與妥協,確有締造和談空間,但如果沒有武力抗爭在前,沒有國際社會的制裁與聲討在後,難道當時的南非白人政府,會良心發現主動開放權力跟黑人和解嗎?

放諸今天香港的情況,當中聯辦與中央在政改問題上,依然公開講明寸步不讓,哪又有何談判空間?在這樣形勢下的談判,只會是當權者繼續保護其權力不受挑戰,而無權無勢的「反對派」,就只落得屈服屈從的下場吧!曾德成認為這就是曼德拉式的妥協?

再退一萬步說,當天南非白人政權願意開放權力,結果跟願意妥協談判的曼德拉和解,而曼德拉後來成功令權力交替,當選為南非總統;與其說妥協,今天的中聯辦與中央,又是否有如此的勇氣,克服心魔而非動輒高舉「國家安全」呢?不然的話,就算今天有反對派願意妥協,結果不過是助長極權力量繼續延續。

(撰文:范中流)(圖片來源:蘋果日報、網上圖片)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4月19日 下午7:1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外傭錯教孩子即「黑面」 家長隨時害子女變自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