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家寶要求加碼 港視押後一周決定

曾鈺成扮先知預早「剪布」 邏輯犯駁干犯七宗罪│范中流

2015-4-20 19:49
字體: A A A

文天祥《正氣歌》有云:「時窮節乃現」,立法會主席曾鈺成也「醜婦終須見家翁」,為配合梁振英政權,為按中共的本子辦事,曾鈺成今午交代,如何處理議員就《2015年撥款條例草案》合共提出3904項的修訂,公布否定當中逾八成,令修訂減至618項;說穿了,猶如是預早作出「剪布」。

當然,曾鈺成被視為是立法會內其中一個最聰明絕頂的議員,以至在建制派中是鶴立雞群,當然不會赤裸裸的說「我要剪布」,卻是極花唇舌來解釋,他否定由「長毛」梁國雄提出之大部分修訂案的理由。然而,如果認真思考,曾鈺成的理據,實是邏輯犯駁與滿是語言「偽」術。

曾鈺成的說法,是梁國雄提出的3349項修正案,雖然並不屬序列式的修訂(簡單講,即基本內容一樣,但就藉列出一連串不同的時間或銀碼等,來製造多個修正案),但當中有3200多項,是涉及同一組的一對式的修訂(即基本內容相同,只在時間或銀碼上開出一對數字,來製造兩個修正案);曾鈺成以過去兩年審議的情況為考慮點,指序列式修訂跟一對式修訂,都未能引起議員任何有意義的討論,且投票時被大比數否決,故認為如此的修訂,無非是要延長議會時間。因此,他認為這類修訂都有違《議事規則》57條(4)(d)──「不可動議全體委員會主席認為瑣屑無聊或無意義的修正案」,因此不作批准。

然而,單是如此說法,就足以引發一系列的邏輯問題,以至隨時影響立法會未來的議事方式。

第一,未能引起議員任何有意義的討論,責任其實不一定在提出修正案的議員身上。如果曾鈺成尚願公平公正,大抵會承認,建制派議員中,其實不管修正案的內容,只要是由泛民議員提出,就會發言狂轟他們在拉布,而無視議案其實有可議空間;當中,更有建制派議員如工聯會的王國興等,不斷作出瑣屑無聊或無意義的發言,包括提出泛民「收錢」與浪費公帑等早被反駁的理由,曾鈺成以如此理由而不批准修訂,其提出的議員既不公平,亦剝奪了他們監察政府的權力。

第二,若預期有關議案會被大比數否決,也非修正案不獲批的理由。舉例,每年總有泛民議員提出就平反六四作出辯論,固然一樣未有引起建制派議員作有意義的討論,最後也一樣年復年會被大比數否決。既然如此,未來曾鈺成是否又準備不批准議員提出平反六四動議?又例如,民主黨議員涂謹申幾乎每年都會提出,削減警務處在預算案中涉及酬金及俗稱「綫人費」的特別服務開支,每年同樣都會被大比數否決,那曾鈺成不是早應該不批准有關修正案?

第三,曾鈺成以修正案「瑣屑無聊或無意義」為由不予批准,但他同時又解釋,自己是以過去兩年審議的情況為考慮。換言之,曾鈺成的考慮實是基於修正案的討論情況,而非修正案的本質而作出裁定,故認為修正案是「瑣屑無聊或無意義」,已經猶如是「莫須有」了。

第四,梁國雄提出的3000多項修正案中,已不屬序列式修訂,但一組一對式的修訂同樣劫數難逃,他也對此大表不滿。事實是,如果曾鈺成認為一對式的修訂是未能引起討論,他最少要批准當中一半,因為針對預算案中的金額提出修正,是議員的基本權力與權利吧!惟曾鈺成卻未有解釋到自己箇中的理由。

第五,由梁國雄提出而被曾鈺成否決的修正案中,曾鈺成指少量是涉及修訂後「冇實質分別」的修正案,例如把「1億元的預算減少幾千元」,但如此的修訂,曾鈺成又憑什麼可認定是「冇實質分別」?既然《議事規則》沒有限定議員提出的修訂所要達到的百分比,就算只是減少1元以作政治宣示,曾鈺成又是否準備不作批准?立法會原來不能講政治?

第六,曾鈺成一如往年,以「時間」為由認為應限制討論預算案的時間,姑勿論議員提出修正案的動機,但「時間」又豈是決定預算案應討論多久的因素?退一步說,政府如果看穿立法會不會有足夠時間進行討論,那提交問題多多的草案,結果在「時間有限」下,草案因不夠時間被討論及由議員提出修正,於是就蒙混過關,哪立法會仍可如何行使《基本法》第73條中的職權?

第七,既然現時曾鈺成不批准大量在他眼中「不可能引起任何有意義辯論」的修正案,亦不再有序列式修正,自然可以預期,今年針對預算案的修正案及討論,可應該是沒有意義的,那曾鈺成又何以能預告界線,認為要在6月初時就應該完成審議?事實上,6月初正是去年的「剪布」期限,究竟曾鈺成是準備遷就時間讓立法會及時審議政府政改方案,還是真的讓修正案進行真切辯論,來決定是否繼續?

(撰文:范中流)(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4月20日 下午7:49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遺棄一個女兒很殘忍 那麼狗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