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錨VS一定要得 政改宣傳落區盡顯梁班子淪落│范中流

劉山青

76年港大理科生,民運人士,曾在國內因支持民主而坐牢十載。退休後的生活,花1分鐘就可以說完,並非懶人包:每周有半天與老友打乒乓球,半天玩滑浪風帆。其他時間到友人的辦公室上網寫網誌,周而復始,假期與我無關。

劉山青網誌│「2017‧一定要得」的一個問題

2015-4-22 23:33
字體: A A A

從「委員推薦」的五至十個參選名額看,假若方案通過,泛民必然可以參加這場世紀秀。事實上,從李永達在2005年試圖參選,到梁家傑在2007年參選特首,到何俊仁在2012年參選,那時的特首選舉比現時的更假,泛民又為什麼願意明知輸而相陪呢?

陳健民在2005-04-30在《明報》發表的「李永達參選所為何事?」作了解釋。其理由為:

1. 展示執政意志和能力─在參選過程中喚起民眾的民主意識;
2. 突顯政治制度的缺陷;
3. 表現其超越反對派的政策理念和領袖風範;
4. 洗脫「 逢政府必反」 形象─採取策略與政府互動。

在當時,泛民參選的主要目的希望與欽點未來特首同台辯論,那是攞彩的。在現在,若然政改方案真的通過。沒有多少有頭有面的泛民願意上台,因為它比法國佬竄入立法會破門更肉酸。所以,泛民當然不願意幫手搭這個台的。 因而,筆者看淡今次通過的機會。也因如此,今趟的《諮詢報告及方案》沒有實質意義。但還是有一點值得討論,那就是「袋一世」的法理依據。

袋一世?

政治從來不是學術論文,很多時理據是沒有人關注的。沒有法理依據的,共產黨要改,必定會改;有法理依據的,共產黨不啟動,必然改不成。

報告中的相關段落如下:

『3.48 根據《基本法》第四十五條:「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而規定,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行政長官產生的具體辦法由附件一《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規定。」
3.49 根據《基本法》附件一第七條:「二○○七年以後各任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如需修改,須經立法會全體議員三分之二多數通過,行政長官同意,並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批准。」
3.50 根據全國人大常委會 2004 年的《解釋》,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是否需要進行修改,行政長官應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出報告,由全國人大常委會依照《基本法》第四十五條規定,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況和循序漸進的原則確定。
3.51 在 2017 年行政長官實行由全港合資格選民以「一人一票」方式普選產生後,即已實現《基本法》第四十五條規定有關行政長官產生辦法最終達至由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在 2017 年以後,如果行政長官產生辦法有需要作出修改,我們認為上文第3.48 段至 3.50 段所提及的法律條文已清楚提供可啟動進一步修改行政長官產生辦法的法律基礎。當然,是否有需要進行修改及啟動相關修改程序,要視乎當任行政長官根據當時的實際情況,作出考慮。』

問題在於一旦未來特首(3.39)向人大提出修改方案,人大(3.50)是「根據—-循序漸進的原則確定」的。而根據基本法45條(3.48),普選特首本身也是依循序漸進的原則而—–最終達致的。理論上,人大可以拒絕特首的修改呈請,其理由是此呈請不符合循序漸進的原則。因為循序漸進的原則在45條上,對人大是有約束性的。

報告在3.51段,一方面承認了這一方法產生的特首是普選特首,另一方面,(我們為上文第3.48 段至 3.50 段)已清楚說明。問題是,這裡的我們是政改三人組,他們沒有釋法權。而且這份報告是港府的事,人大毋須審核。從這裡看,我們也可以說,政改三人組很坦白,它告訴我們,未來事情歸上帝,與他們無關。他們只是認為。

(政府新聞網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4月22日 下午11:3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電腦壞足幾個月 絕望男動私刑槍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