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敬軒煮雞翼 神回蔣麗芸「感恩論」

劉夢熊

-尖睥天下

銅紫荊星章獲得者,曾任全國政協委員及特區策發會委員,上市公司國際資源(1015)前主席、佳訊(0030)前主席、東方明珠石油(632)前副主席,並任由兩岸四地名筆、名嘴、名教授組成的百家戰略智庫主席。1966年畢業於廣州華南師大附中。1968年11月上山下鄉到東莞插隊。1973年9月到香港。1976年4月加入金融界。以愛國愛港為己任,激濁揚清。

劉夢熊網誌│必須否決「三違反」的政改方案

2015-4-23 22:42
字體: A A A

四月二十二日,政務司長林鄭月娥在立法會會議上正式公佈了根據人大常委會「8.31決定」框架制訂的行政長官普選政改方案。香港的「一國兩制」向何處去?香港社會向上提升抑或向下沉淪?歷史又一次走到了十字路口。

已故美國總統尼克遜在1969年1月20日的總統就職演說有一段富於哲理的說話:「人生每一個時刻都是寶貴的,獨特的,一去不復返的;但有些時刻則呈現轉折意義;在那一時刻所作的抉擇,將會影響到我們今後幾年、十幾年以至一生一世的生活面貌!」對於七百萬香港市民而言,面對現時政改方案,正是到了「發揮抉擇力量」的時刻!

毫無疑問,我們有充分理由認定,根據人大常委會「8.31決定」制訂的政改方案,不折不扣的違反國家改革開放政策,貨真價實的違反「一國兩制」方針,如假包換的違反《基本法》,對這樣一個「三違反」的政改方案,必須堅決予以否決!

先講政改方案違反改革開放政策。在1978年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上,鄧小平、胡耀邦等老一輩領導人經過文革「十年浩劫」大徹大悟,順應民心,對內結束「階級鬥爭為綱」,工作重心轉移到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對外則停止國際階級鬥爭,向歐美日、港澳臺資本主義世界全方位開放,開啟了改革開放新時代。最近習近平主席親自倡導的「絲綢之路經濟帶,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以及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正是告別國際階級鬥爭、強調和平與發展是世界主流的產物,是改革開放政策的發展與昇華。然而,以人大常委會「8.31決定」引伸出來的政改方案,其指導思想已由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副主任張榮順等涉港官員一再定性:香港行政長官普選就是「管治權之爭」,泛民依據基本法賦予的公民權利參選就是「爭奪管治權」!政改方案背後貫串的這種歪曲民主普選性質的陰暗心理,是赤裸裸的「階級鬥爭為綱」路線復活,是「國際階級鬥爭」冷戰思維再現,完全是逆改革開放歷史潮流而動,與當前「一帶一路一行」的改革開放大戰略背道而馳!

再講政改方案違反「一國兩制」方針。基本法第五條莊嚴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正因如此,去年12月習近平主席訪問澳門時才諄諄告誡:「堅持一國原則,尊重兩制差異」,否則就會「左腳穿著右腳鞋,錯打錯處來」!然而,以人大常委會「8.31決定」為框架的政改方案,就提名委員會的構成及產生辦法「建議由1,200人組成的提名委員會按照現時選舉委員會四大界別共38個界別分組組成;各界別分組和委員數目維持不變。」「委員產生辦法不變及選民基礎大致不變」;而行政長官「候選人須獲得提名委員會全體委員半數以上支持」。整個香港社會都明白,按照政改方案上述安排,回歸以來在歷次立法會地區直選獲得55%至62%選民支持的泛民主派,在1200人的提名委員會中只能象上屆選舉委員會一樣拿到區區17%左右席位,而就業人口僅佔全港人口0.1%比例的「投票部隊」漁農界,卻照樣佔到5%的席位。試問在這種情況下,獲得55%至62%選民支持的一個政治派別參選人如何有機會在提委會「獲得提名委員會全體委員半數以上支持」?

政治經濟學常識告訴我們,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既然「一國兩制」方針規定了香港實行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泛民主派的政治訴求和價值觀無非是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的反映而已;如果承襲內地「以維穩壓維權」一套,用「不講普世價值、不講新聞自由、不講司法獨立」等「七不講」的社會主義價值觀尺度來衡量泛民主派,將他們視作「敵我矛盾」,打入另冊,千方百計剝奪基本法賦予他們的普及而平等的行政長官被選舉權,如此「政改方案」,實質上照搬內地一黨專政「民主集中制」模式,搞的根本不是「一國兩制」,而是「一國一制」!

還有,以人大常委會「8.31決定」為框架的政改方案,以政治扭曲法律,以人治淩駕法治,多處違反基本法:

回歸以來四任行政長官候選人產生的民主程序都是遵循基本法附件一「八分之一提名」,而現時政改方案卻規定「半數以上提名」,這合乎基本法第45條「循序漸進」法律規定嗎?

「均衡參與」是基本法立法原意,而政改方案卻透過提委會不合理的結構組成,實際上剝奪泛民主派人士成為行政長官候選人的權利,行政長官候選人的「出閘」只許建制派「壟斷參與」,這合乎基本法制訂初衷嗎?

基本法第26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居民依法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第25條規定「香港居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現時政改方案實質封殺不同政見公民成為行政長官候選人,這合乎基本法第25、26條規定嗎?

「根據實際情況」是基本法第45條規定的原則,在特區政府第一階段政改諮詢過程中,根本沒有任何政黨(包括建制派的民建聯、工聯會)提出過人大常委會「8.31決定」「去到盡」的「落三閘」框架,依照這一框架衍生的政改方案,這合乎基本法「根據實際情況」法律規定嗎?

基本法附件一第4條規定「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每名委員只可提出一名候選人」。但現時政改方案卻提出所謂提委會委員「一人三票」、「一人二至三票」、「一人最多三票」等花樣,這是否屬於法無據的「亂搬龍門」?

基本法附件一明確規定了政改「三部曲」,根本就沒有在「三部曲」之前先由人大常委會作「決定」的憲制基礎;2004年人大常委會釋法亦只是在原來「三部曲」前加插了人大常委會對特區政府政改報告「改不改」予以「確定」的角色而已,現時政改方案受人大常委會「不適當的決定」而催生,「先天不足,後天失調」,這合乎基本法憲制基礎嗎?

綜上所述,剛出籠的政改方案違反國家改革開放政策,違反「一國兩制」方針,違反《基本法》,事實俱在,鐵證如山!

梁振英特首、林鄭政改三人組推銷政改方案時喋喋不休的說詞是:「500萬選民一人一票選行政長官,終究比由1200人的選舉委員會來選更民主」。問題是,按照現時政改方案,500萬選民中有55%至62%選民支持的代表人物被不合理的安排剝奪了行政長官普選的被選舉權,這公平嗎?500萬選民中有55%至62%選民實際上被剝奪了自己的真正選擇權,成為「投票工具」,這公道嗎?500萬選民只能由根本沒有廣泛代表性的1200人事先替他們篩選出55%至62%選民所不接納的兩、三個「候選人」來「普選」,這公義嗎?

如果不否決現時的政改方案,就是默許違反改革開放政策、違反「一國兩制」方針、違反基本法的做法合法化、正當化、常態化,這樣做對國家改革開放大局有好處嗎?對香港落實「一國兩制」維護法治核心價值有好處嗎?對促進臺海兩岸和平統一有好處嗎?

(sc.youth.gov.hk圖片)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4月23日 下午10:4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點人數時間納入發言時間 曾鈺成懲罰依法辦事者│金世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