諾貝爾評審:簡體字幾十年內將被摒棄

轉載│蔣雅文談「宅男女神」楊又穎自殺事件:自己是被霸凌過來人

2015-4-24 14:48
字體: A A A

(編按:被台灣網民稱為「新宅男女神」模特兒楊又穎,被揭發懷疑於台中屋企自殺身亡。她於網拍界略有名氣,也是綜藝節目《大學生了沒?》的固定班底,粉絲團人數有20萬人。她輕生的原因,懷疑是因工作不順利,遺書內容透露她「工作被霸凌」,但沒詳細內容,其兄長就透露,是「網路霸凌逼妹上絕路」。

楊又穎之死,在台灣引來激烈討論,特別針對網絡欺凌這議題,在台灣生活多年的香港藝人蔣雅文,也在facebook上撰寫感言,當中談到自己也是經歷過霸凌事件的過來人,以及如何走出傷心之路。)

這幾天心情很鬱悶
雖然一開始不打算為這件事表達什麼意見
畢竟跟妳只有幾面之緣 甚至連招呼都沒正式打過
但每天看著新聞報導心中都會冒起一些想法
一天兩天第三天下來 鬱悶的心情快要被憋壞了
睡不著於是決定爬起床用文字發洩一下

—————————

說到被霸凌其實自己也是個過來人
從小就有點自閉傾向
不擅長與人溝通 朋友也寥寥可數
讀書時期常臉無表情獨自一人上下課
看起來就是一個怪咖無誤

想當年被隔壁班的黑道大姐頭問到:
「我看你長得挺可愛的,收你當我手下吧!」
(當時她背後還站著幾個跟班)

我只淡淡的回應了一句:
「謝謝你的好意,但我不需要。」

就是因為拒絕回答出對方想要的標準答案
從此就開始了我多采多姿的校園生活(誤)

(其實當初誤入歧途的青少年又有多少是自願的呢)

那年代午休是給大家自行出校吃午餐再回校
所以女生們都會4~8人一隊聚集一起覓食
我也不例外 雖然話最少最木訥
但是比起自己一個吃飯
還是很感恩這幾位願意讓我加入的女同學

就在拒絕大姐頭的幾天後事情就開始了
而當年想要集體欺負一個人可沒現在那麼方便
不是隨便敲敲鍵盤就可以把人迫瘋
而是需要花點力氣親力親為
還要特別找時間站到你面前指著你鼻尖說
「老娘就是看你不順眼!今天是要來教訓你的!」

沒想到年紀輕輕的她可是很會營造氣氛
為了讓整件事看起來更有戲劇性
她在小息時段先找人把我引出班房
把我逼到牆邊(不是要壁咚)
然後命令班中的女同學排成一列
排好隊 每人向前對我掌摑一巴才能離開

有些女生被嚇哭了 卻又不敢違抗命令
怕自己也會被盯上 於是只能邊哭邊下手
大姐頭在旁邊等著看我哭得唏哩嘩啦求饒
但是我個性太固執倔強 你想我哭我偏不哭
咬緊牙想說熬過就好了
直到排隊上前的是那幾張熟悉的面孔
雖然談不上深交 畢竟大家也沒聊過什麼心事
但是那畫面 那只舉起的手
還是重重的掌摑到我的心坎裡

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大姐頭補上一槍:「還是哭不出來嗎?要不要再幫幫你?」
我嘴脣咬得更緊了 忍耐著 大口深呼吸
最後還是沒有滴下那滴眼淚
只有耳邊留下了幾道被抓傷的血痕

後來在學校就輪迴進行著”如何能讓蔣雅文哭的實驗”
我叔叔總是跟我說 在學校如果被人欺負要跟他講
他會找黑道朋友幫我教訓對方之類的
但是自命清高的我(其實挺中二的)
為了不屑成為她們同類 所以我一直選擇不還手
但也不想滿足她們所希望看到的
於是就變得更欠揍了!
我原本以為既然我反應那麼無聊
時間久了她們就會玩膩吧
事實是不會 還覺得你特別有挑戰性咧!

一定會有人覺得為什麼不找老師幫忙呢
找老師告狀只會讓你更慘啊!
在學校下不了手就會躲在你回家的路雙倍奉還
加上我不想讓父母知道 感覺事情會鬧更大
回家前還得把悶著的氣
躲在樓梯哭完發洩完才敢進家門
對於一個心智只有十來歲的發育期少女
大家也別對我要求太多了啦…(錯誤示範)

而原本朋友就不多的我
這下子大家因為怕惹麻煩就更疏遠了
當天有參與的也可能是羞愧選擇逃避
只是後來發現
所謂的午飯姐妹淘之所以主動邀請我加入用餐
其實也不過是一種想突顯自己善良有愛心的形象
事實上都在暗地裡取笑我是個怪咖的雙面人
(尤其是你獨自離座上廁所的黃金時段)
仔細想想其實也不可惜也就釋懷了

其實這樣說起來還真有點懷念當初這種old school模式
明明是他媽的不可理喻
但相比起現在的匿名言語暴力
都諷刺地顯得光明磊落了起來
至少回憶起來也有個五官可供參考啊!

雖然這段黑暗時期說不上是什麼陰霾
但對於我日後待人處事的方式
或是對人倘開心房的難易度多少還是有點影響
也就是俗稱的慢熱 極慢熱 超慢熱

深知朋友圈越大越複雜 我也不擅長管理
於是很消極的採取”斬腳趾避沙蟲”的方式
不管是在校園 在演藝圈 在香港 在台灣
多年來沒有加入任何一群姐妹淘
都是以旁觀者的身份看待這些紛紛擾擾
自然也缺少了點女性溫柔(苦了品客)
朋友都是零零落落的湊合不太起來
自己也從沒習慣主動聯絡朋友
因為打從骨子裡我就沒有所謂的聚會概念
就像失去了某種本能一樣 我就是少了那根筋

這幾天的新聞太沈重 累積在我心裡的鬱悶
其實不是因為回想過去被觸動了什麼傷口之類的
(處女座沒那麼感性)
而是在檢討自己 跟思考何謂正確的解決方式?
在經過小半輩子的人生歷練
如果讓我再經歷一次
我的選擇會跟當初一樣嗎?

—————————

雖然我跟妳不算真正認識
但因為社長跟另一位好友都跟你頗有交情
所以我多少也會從他們口中聽到關於你的事情
這幾天我在想 如果自己對身邊的人不那麼冷漠
主動一點認識新朋友
有可能過去見面的場合我們就已經能聊上幾句
又如果我們真的聊得來 也許可以討論到你的困擾
也許我這長輩可以跟你分享一下被欺負的經驗
畢竟舊版本的霸凌故事多少也可以套用在現況上
也許真的能有什麼效果 也許可以讓你在關鍵時刻回心轉意…而挽回一條生命

很多這種無補於事的也許 在告誡著我
你永遠不知道今天的一句話可以帶來什麼影響
它可以殺死一個人 也有可能救回一個人

而所謂的解決方法真的存在嗎
如果當年的我選擇還擊事情就會終止嗎?
相反我這樣自命清高地默默承受又真的有讓情況變好嗎?

想起自己看過的一套電影-In a Better World(中譯: 更好的世界)
電影中身為父親同時是無國界醫生的男主角
自命正義反戰反暴力的他在小孩遭到霸凌後以身作則
示範給他們知道如何以仁義道德面對暴力
提倡「他打你,你再打回去沒完沒了,戰爭就是這樣開始的。」”的教育方式
最後男主角被暴力回應揍了一頓
帶著開始質疑自己的態度下對小孩辯稱「這點傷不算什麼,他只會用暴力來傷害我,這只說明對方是白痴,其實輸的是他不是我」
但小孩不解「你說他輸了,可是我看不出來是他輸了啊」

對男主角來說 他在乎的正義才是輸贏的關鍵
對方壓根兒搞不懂你在想什麼 只認為你只個自討沒趣的白目
這種單向的內心喊話 到底什麼算贏什麼算輸
不被周遭認同的贏還算是贏嗎

整理了一下思緒
其實所謂輸贏 從來只是自我價值的接納或反噬
若是被社會的漫罵聲迷惑了
覺得自己不夠好 變得討厭自己
在這個不管你還不還擊都會遭殃的變態社會風氣裡
這是場自己跟自己的戰爭
贏是贏了自己 輸也是輸了自己

如果讓我再經歷一次
我的選擇應該還是一樣
難免會傷心難過
但十年後回頭你會發現
一切都有它的玄機

熬過了 就是你的了

(原文及圖片載於蔣雅文fb)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4月24日 下午2:48

發表評論

讀取中…
中央規範特首任命合法合憲?答案早在《基本法》中│范中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