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2Talk】官員坐巴士落區 「有時係忍唔住笑架」

姚啟榮

-悉尼 Online

曾經任職中學校長,現居澳洲悉尼。做牛做馬之餘,嘗試享受人生,吃喝玩樂。

姚啟榮網誌│風暴

2015-4-27 23:23
字體: A A A

曾經問過要移民悉尼的朋友,為什麼要選擇來到悉尼?他到過英國和北美,許多香港人都聚居的地方。在溫哥華和悉尼之間,他選擇了悉尼。原因有兩個:第一從香港乘機直航到悉尼,只不過九小時,比往返兩地沒有那麼奔波勞碌。移民外地,根始終在香港。第二是氣候適中,夏天氣溫尚未算很炎熱,祇是要為前後院的草地經常剪草。冬天溫度也不算低,不用擔心下雪後要忙於鏟雪。悉尼市的冬天一般不算寒冷,其實冬天下雪非常罕見。市郊藍山因為地處內陸,地勢較高,冬天晚間結霜較為常見,也可能下雪。當然新南威爾士州和維多利亞州之間的雪山(Snowy Mountains)是真正下雪的山。

雪山是新州居民的滑雪勝地,萬千寵愛,冬季人山人海。不過別以為雪山的滑雪場的雪是真正的雪。碰上那年溫暖的雪季,滑雪場會用造雪機噴出厚厚的雪,覆蓋整個山坡。滑雪場沒有白雪怎可能,生意的損失可大了。

説實話,悉尼的正常氣候好是優點,我們許多認識的朋友,都因為這個原因來到這裡。根據資料顯示,悉尼有102天天氣晴朗、萬里無雲,下雨日有138天,陰霾密佈有134天,還有24日是閃電打雷的日子。可以說現在已經不像記憶中永遠那麼好天氣。不過氣候變遷已經是常態。不要以為悉尼的江山永遠如此多嬌。悉尼也有氣候變臉,愁雲慘霧,幸好還不至於有時候極端得像墨爾本一樣:一日四季。可是氣象預告越來越難準確。説好了今天放晴,卻不料雨下個不停。

四月二十二日星期二的風暴,被喻為悉尼百年一遇的最壞天氣。時速超過100公里的風和雨速吹襲大部分市中心和遠郊。位於悉尼市以南的機場,自然不能倖免,勁風令飛機降落增加難度,造成起飛和降落的困難,部分航機因此要轉到附近的大城市,例如布理斯班降落。氣象預報早已發出了災害性天氣警報,提醒大眾要預備即將到來的強風和連場豪雨。我那時候正好在大學的辦公室,看着窗外由零晨不斷落下的雨,心想它好像跟一般的不一樣。

新州州長在中午過後,在交通控制中心呼籲市民儘快返回家中,因為氣象顯示由新州北部的紐卡素市(Newcastle)到南部的伊拉瓦拉(Illawarra),都會受到強風和暴雨吹襲。印象中是第一次由州政府發出的宣佈,可以說是非同小可,這情況等於香港宣佈懸掛八號風球一樣,表示天氣壞得令人難以想像。為免更多的人受到風暴影響,大家還是回家為妙。不過州長的呼籲不是一個政府的行政命令,不能夠叫所有人放下工作,返回家中。但兩所大學也嚮應州長下午的呼籲,首次宣佈晚上停課。

問題是,家中是否比辦公室更安全?這場風暴的四個遇難者,其中三個住在獵人谷區的敦格鎮(Dungog),都是在居住的地方被突然湧至的洪水淹死。其中一個死者要回頭拯救家中的狗被水沖走,結果狗卻安然無恙。留守在家中較為安全,是否有些諷刺呢?正如宣佈過後,大批的市民趕回家,主要公路幹線均非常擠塞,更有些火車線因為大樹塌下導致全線封閉。在風暴之下,在回家的路途上,都可能遇到意外。我心想,生死有命,擔憂也沒有用,只好以平常心慢慢駕車。那天傍晚,路上遇到許多低窪地區突然積滿水,我幸運地只多花了三十分鐘駕車回到家中。看看行車記錄器,全程一小時三十分鐘,平均時速十八公里,只比平常多出了三十分鐘。

翌日情況好轉:風弱了,雨勢也沒有那麼大,大家依舊上班上學去。有新移民的朋友説,為什麼不宣佈停課,好讓家長子女有喘息的機會。其實悉尼的學生和上班一族,早已實行彈性上學上班。家長認為有危險,可以把子女留在家中。上班族也會視乎路上情況,考慮是否能夠安全回到辦公室,或者在家中上班。只有大學發出通告,説上課如常。當然大學生也自己考慮應否在不安全的情況下上課;因為火車可能誤點,巴士也可能改道。只要是關乎個人安危,總有辨法解決。

悉尼的大風暴走了三天,星期六又落了一場冰雹,市中心好多地方都落下大大小小的冰雹,隨着暴雨,把街道變成了浮滿冰塊的河流,真是奇怪的場景。西部的幾所工廠的屋頂受不住冰雹的沖擊而塌下,只有幾個人受傷。幸好沒有西洋玄學家走出來,指指點點,説這預兆會帶來什麼惡運。好像清末梁啟超説過人生不如意的事十常八九。明白把命運交託於天,倒不如腳踏實地,自得其樂。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4月27日 下午11:23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預產期後未作動 凱特週內或須催生│杜連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