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蠱瞓緊覺的朋友,首先你要抬佢出走廊……│杜連魁

佔旺再現沙展亂揮警棍打暈市民 警方濫暴至今未受懲處│范中流

2015-4-27 21:42
字體: A A A

「佔領旺角」再出現,昨晚「鳩嗚團」市民與警員在旺角彌敦道街頭,先發口角繼而出現衝突,而其中一幕就有極大爭議,就是有沙展在沒有被攻擊下,竟然向人群亂揮警棍,結果警棍擊中了自己身後一名無辜市民,市民頭部中棍後,疑失去知覺暈倒在地,過程中該名警察,完全毫不知情。

如此的情況,令人立時聯想到去年11月時,時任沙田警區指揮官朱經緯警司,在旺角街頭行人路上,以警棍毆打市民的一幕,而這名襲擊市民的高級警務人員,雖然「四點鐘許SIR」事發後稱警方會主動跟進事件,惟實情卻是不久後即安排他閃電退休,警察投訴課也因此不再需要處理涉及他的投訴,他不用接受警隊紀律處分外,更可以保住長俸及退休金。

由朱經緯到昨夜的沙展,以及數之不盡在佔領期間出現的場面,警方至今都未曾回應一個廣受公眾的質疑,就是警方雖然口口聲聲稱自己使用武力是會嚴格遵從指引,但只要拿出警方的指引作比對時,公眾發現的,卻是警方一直使用不相稱的武力,甚至如同以暴力襲擊市民。

早在去年佔領期間,本欄等多篇文章已曾分析警方亂用警棍的問題,以及在報道中披露警方《程序手冊》中載列的「武力使用進階列表(Use-of-force Continuum)」。而根據《警察通例》第29章,要求警員所使用的武力,必須是為「達到目的」而須使用的「最低程度」,且一旦達到目的後,武力必須停止。此外,更要求除非有絕對需要及沒有其他辦法可完成合法任務,否則不得使用武力。

至於警方如何動武,亦須根據列表上的「動武指引」行事,該列表把對方對抗分為多個不同程度,包括心理威嚇、清極性抗拒、暴力攻擊等,讓警員知道面對那一對抗層次時,就用何種武力方法來控制對方。

返回昨晚的場景,該名警務人員究竟是在執行什麼的任務?而他又是要達到什麼的「目的」呢?他如不亂揮警棍使用著的武力,是否真的是必須及是「最低程度」呢?答案相信都非常明顯是否定的!

事實上,根據「武力使用進階列表」,是清楚列明「使用警棍」是在警員面對暴力攻擊時才可使用的武力級別,因為在使用警棍時,由訓練到戰術手冊都指出,使用目的是令目標「活動機能失效」,令對方較易被制服,故警方在佔領期間以驅散為名使用警棍,固然是跟警棍使用的目的存在矛盾,昨晚的情況,更明顯完全違反守則。

再檢視警方在「武力使用進階列表」中使用的字眼,「暴力攻擊」之定義,是「毆打行動但無意圖引致他人身體嚴重受傷」,換言之,昨晚該名警員的行為,更是達到「暴力攻擊」市民的級別,還未計當時是擊中市民的頭部,是屬於致命的武力。

其實,過去的機制中,本來是有制度防止警員濫用警棍來施展暴力,然而在爆發佔領後,警隊內部即廢除警員使用警棍打人後需提交報告的要求,變相令警員使用警棍的「成本」大減,而警員以警棍打人雖然極可能是不合法(unlawful),但至今沒有一名警察因而被同僚拘捕,如同向公眾呈現警察濫暴不會被懲處的印象。

當然,有人會為昨晚的警員解釋,認為他不過是無心之失,亦不是故意打傷市民,但如果他是在拔槍呢?以至不小心開了槍,在「無心之失」下打傷甚至擊斃了市民,大家又是否可以接受?相信作為一名受過專業訓練的警務人員,以及運用公權力的執法人員,其實是沒有無心之失的空間吧。

(撰文:范中流)(蘋果動新聞截圖)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4月27日 下午9:42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溫和派」堅持搞聯署撐「袋住先」 「有幾千人支持已經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