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那一輩)的XXX較現在的好……│藍嵐網誌

教育工作關注組

-教兒筆善

教育工作關注組的前線教師與心理學家,堅持捍衞課堂自主,並落力推廣公民教育和共融教育。在《852郵報》開壇,一起談論個人成長、共融教育和親子教育,用知識改變自己和香港的命運。

教育工作關注組網誌│定見

2015-5-3 12:04
字體: A A A

「今天又有功課?」爸爸忍不住說。

「咁學校一定係有功課做架啦!」四歲的女兒一本正經、理所當然的說。

想不到讀書兩年,「學校一定有功課做」已成了女兒的定見。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當然是不用擔心女兒的功課問題,憂的則是她這樣說會否太沒想像力?學校不可以沒有功課的嗎?學習一定是等於功課嗎?

盡一點責任,陪女兒做功課,題目是問她見過什麼樹葉的顏色,然後就塗顏色。我問女兒樹葉有什麼顏色,她只想到綠色。爸爸教學生考試,要按題目要求作答,又豈能挑戰題目,叫女兒填上她未見過的樹葉顏色呢?黃色、橙色、藍色,通通不行。我心裏其實想,幼稚園學生就讓她們隨心所欲吧。

幸好,女兒總算給我一點驚喜。她拿了兩支綠色筆,一支深、一支淺。兩種綠色塗在一塊樹葉上,算是創新,但又「寫實」。功課總算有一個完美的句號。

閒聊似乎才是最好的想像力「功課」。小女問我什麼是「為食貓」,我仔細跟她解釋。她聽完後,問我「咁有冇為食狗?」大笑之後,我有一種滿足感。我一生都未聽過為食狗這名詞,世界好像多了新物種,少了一分沉悶。這樣自創新詞,隨意配搭,但給我們一種有意思的陌生感,不就是文學嗎?

和小孩子相處,一方面驚訝他們的想像力,一方面又眼睜睜看著想像力被「學習」摧殘,教考試班的我,每天都在懺悔。想起曾問學生「為什麼要學這些知識?」,答覆是「因為可以幫我入大學。」——此之謂關於知識的定見。

(撰文:曾瑞明,八十後,兩女之父。香港大學哲學博士,專研倫理學、政治哲學。現職通識科老師,並與一群老師創辦教育工作關注組,推廣公民教育和豐富通識想像。)

圖片來源: http://marcdwilliams.hubpages.com/hub/Having-A-Positive-Mindset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5月3日 下午12:04

發表評論

讀取中…
陳頌紅網誌│「大想頭」,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