斥何君堯自大狂妄 任建峰:律師不應高高在上

粗口等如「反民主」?李慧琼拾人牙慧自暴其短│范中流

2015-5-3 17:20
字體: A A A

剛接任民建聯主席的李慧琼,今早出席商台節目時,批評嶺南大學學生會早前舉辦的音樂會中,有表演者以粗口歌罵警隊,然後再上綱上線指用粗言穢語來反對別人的意見,是「反民主」的表現;她又指,如大家都接受到「講粗口」,香港的文化價值便會受到衝擊。

查李慧琼若準備用粗口來大造文章,首要做的,還是先要弄清楚基本事實。嶺南大學學生會當日請來樂隊,獻唱歌名《Fxxk The Police》的粗口歌,整件事跟「民主」其實有何關係?難道市民就不可以用粗口來控訴社會種種不平事?李慧琼的言論,恐怕是建基於踩踏表達自由潛台詞之上。

而批評粗口,近日就成為建制派近日用來轉移視線的「萬能Key」;由梁振英到一眾問責高官和建制派,都透過批判含粗口的言論來迴避討論,轉為指責「講粗口就是錯」,同時反責粗口是反民主的表現。李慧琼到今日還繼續消費粗口議題,不過是拾人牙慧吧!

或許如此,李慧琼似乎完全沒有思考過民主與粗口間之關係;須知道,民主的元素中,是從何時開始排除了粗口呢?以至講粗口變成是跟民主對立?

如果民主的價值是包括包容多元,粗口作為次文化,自然也應被包容,那民主又怎會跟粗口劃清界線?還未計一些低下階層或教育水平相對較低的市民,粗口本來就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李慧琼如果認為講粗口就是反民主,那這些市民就不是反民主嗎?那要不要剝奪他們「一人一票」的權利?她再說大家如果都接受到「講粗口」,香港的文化價值便會受到衝擊,問題是,「講粗口」本來不是香港文化的一部分嗎?

說穿了,粗口充其量不過是反映一個人的「修養」,而把講粗口的人刻意武斷地歸納為沒有建設性、沒見地、不理性,甚至等同是暴力,如此「抹黑」式的言論,除骨子裡可能有著鄙視基層市井的精英心態,更是不願意面對批評吧,這反而才不是有民主胸襟的人之所為。

事實上,就算是說粗言穢語,不見得必然會阻止了別人表達意見;相反,沒有粗口而換了是歪理連篇,更可能令大家沒法子討論跟溝通;而當權者操控言論空間,以及利用輿論機器大放厥辭,以至動員阻止別人表達意見的手段,恐怕才更為粗暴。

不過,公道地說,當年把粗口等同反民主,也非由梁振英跟李慧琼提出;早在2010年時,當民主黨跟中聯辦作密室談判後支持政改,當時民主黨成員被追擊,不時被市民以粗口辱罵。其時劉慧卿及黃碧雲兩個民主黨女將,就多次批評這些粗口是「反民主」,因而被諷刺是「和理非非」(和平、理性、非暴力、非粗口)。其時劉黃的言論,早惹來非議,批評根本是曲解了民主的精神,因為也可以用粗口來當成是爭取民主的手法吧!

(撰文:范中流)(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5月3日 下午5:2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解決失眠的「4-7-8」法則│杜連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