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志剛又講呢啲:美國普選也由兩黨壟斷提名│金世傑

陳頌紅

-陳頌紅網誌

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仇人總是在網上監視我/我覺得年輕貌美的募捐者是騙徒/我覺得從沒碰過面的鄰居是連環殺手。 是時候搞清楚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心理作用。 透過生活,了解行為,才有望趕走心裡面的鬼。 (文章原載於《信報》麗都美識專欄)

陳頌紅網誌│戀愛與科學,相沖兼相剋

2015-5-6 11:00
字體: A A A

我還未來得及請麥玲玲屈指算算愛情和科學的命格是否相沖相剋時,科學家已經洩露了這個天機。

話說在二O一一年九月號的《個性與社會心理學簡報》中,紐約水牛城大學心理學副教授Lora E. Park聯同澳洲西悉尼大學的社交關係學者Rebecca T. Pinkus發表一項研究報告,指女性在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的範疇裡,不論就業人數或者成就都相比於男性為低,除了過往一些研究所認為的「缺乏鼓勵及機會」之外,另一個原因,卻有關愛情。

三百五十個大學男女生參與了幾項實驗。在第一項實驗中,一半受試者觀看浪漫圖像,例如點點燭光、夕陽下的沙灘、環境浪漫的餐廳;另一半則看一些跟追求個人目標有關的圖像,例如眼鏡、書籍、圖書館。之後,所有人都要評估自己在科學、技術、工程和數學上的興趣。研究人員發現,之前看過浪漫圖像的女學生,對這些科技數學的興趣明顯地低。另一半看過眼鏡、書本的女學生,則跟同組男學生一樣,對這些科目興趣的評分很接近(男性無論看過浪漫或個人目標圖像,興趣評分差別不大)。

在另一項實驗中,受試男女會「意外地」聽到一對工作人員提及最近一次約會,或者最近一次測驗。跟之前的實驗結果一樣,聽到約會的女學生,對科學數學等的興趣,比聽到測驗的低許多。

研究人員也要求另一批女學生,詳細記錄三星期內每天的活動。結果顯示,若女學生在某一天打過電話給男朋友、傳過短訊給心儀對象,或者赴完約會,之後一天,她們的「理性活動」──例如溫習、看書、做功課──會比平日減少。如果剛巧有科學、數學的作業,亦較傾向擱置。

Park解釋,當愛情在女性腦袋裡浮現,她們會在無意識之下,抗拒一些社會普遍認為是男性化的表現。例如,在科學、數學上努力,可能會令她們的女性吸引力下降。青春期女孩對愛情的期待是最熱熾的,於是她們會做一些男性眼中典型女孩應做的事。愛情還是科學,她們多數選擇前者。

 

(原圖取自:《Bicentennial Man》電影截圖)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5月6日 上午11:0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政改民意戰最新指標:北京需要七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