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玨明網誌│愛恨香港100個理由10──They can’t kill us all

陳建平

-事後in

除了是《852郵報》記者,我其實也是香港電台TeenPower《80革命》的主持。每星期訪問一位嘉賓,通常事後總有千言萬語想講,既然如此,索性就來一個事後in,延續那個interview的未完之事。

陳建平網誌│我們要的是證據,還是自由?

2014-3-2 11:30
字體: A A A

劉進圖遇襲重傷,新聞界發起遊行,一切又回到最初的起點:自由。

準確點說,大家追求的,是免於恐懼的自由。即是說,我可以隨心所欲地實踐自由,而不需擔心會有任何反面效果。例如真正的新聞自由,應該是一位記者寫完一隻稿後,不需擔心會被上司施壓,不需擔心會被公司調職或解僱,更不需擔心被人暴力襲擊,甚至是因而喪命。否則,所謂的自由根本只是虛構,因為在你說話之前,早就有一把刀架在你的頸上。

然而,在一個專制政權之下,免於恐懼的自由從來都難以捍衞,一步一步地,大家彷彿要目送「自由」二字在香港褪去。

還記得嗎,其實只是19日前,當時的新聞主角還是李慧玲,大家都質疑商台粗暴解僱主持,是否涉及政治打壓。然後,更殘暴的事來了,劉進圖被斬六刀,一度危殆,相比之下,李慧玲事件原來已算是相當「輕微」了,起碼她還保住了人身安全。不知由何時開始,我們竟然要以一件「更差」的事,來安慰自己接受一件「差」的事,底線一退再退。或許幾年後,「敢言記者被解僱」已是見怪不怪之事,受害人還要反過來「開香檳慶祝」,因為只是解僱而已,起碼無被多斬幾刀。

兩個星期前,我訪問了商台前員工Nora,她本來是跟李慧玲工作,但李慧玲早前被調至黃昏後,她就要跟陳志雲工作,不久後辭職。節目內外,我和拍檔都不斷問最感興趣的問題:陳志雲有河蟹嗎?

而答案,當然也是大家心照。她舉了幾個例子說明:第一,陳志雲很重視請誰人做嘉賓,很重視其他傳媒會否來採訪影相從而令商台backdrop上鏡,所以幾乎是每天開會都問:「請邊個好呢?」但其實請來打算問什麼,陳志雲好像連自己都不知道。第二,如果李慧玲是太chur,那麼陳志雲似乎就是另一個極端,對嘉賓總是非常友善。例如有次訪問律政司司長袁國強,陳志雲態度保持溫和客氣,還要勸喻袁國強少點吸煙。哇,這個是《志雲飯局》嗎?

當然,按照梁振英千金的邏輯,這樣不代表什麼,因為暫時無證據顯示商台一定已向政府跪低。同樣地,無證據顯示劉進圖是因為過往的敏感報道而遇襲,無證據顯示《明報》老闆換總編輯是要向政府示好,無證據顯示財團抽《am730》及《蘋果日報》廣告與政治壓力有關。甚至乎,無證據顯示李旺陽真的是被人殺害,無證據顯示劉曉波被囚是有法律以外的因素,更無證據顯示,中共一定是個專制殘忍漠視人權的政權。對的,你有證據嗎?你有證據嗎?沒有,大家都沒有。

如果要證據的,其實很多事情都不用做。為何要反23條,有證據指政府會借此作政治檢控嗎?為何要反國教,有證據指課程大綱一定能夠洗腦嗎?為何要爭取民主,有證據指現時的非民選官員只重視私利嗎?所以說到底,一念天堂,一念地獄,當下的香港已發展至如此局面,究竟是要沉默還是發聲,還望你真的要想清楚,將來也千萬不要後悔。因為,錯過了這個關鍵時刻,一切都失去之際,我們已回不到最初的起點。(陳建平)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3月2日 上午11: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莫紫瑩網誌│希望每位記者都是都敏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