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頌紅網誌│唔好急,最緊要快!

捍衛新聞自由運動 學者籲把訴求清晰化

2014-3-3 00:47
字體: A A A

昨日由「新聞界反暴力聯席」發起的「反暴力‧緝真兇‧保法治大遊行」,大會表示有13000人參與,如無意外,應該是打破了與新聞界相關的遊行人數紀錄。須知道,過往記協主辦的遊行最多只有700多人參與,早前的「企硬反滅聲遊行」錄得6000人的數字,已是一大突破,想不到昨天就有13000人上街。

值得留意的是,參與者除了是傳媒工作者外,還有藝人(鄧萃雯、何韻詩、黃耀明)、年輕學生、一家大細以及一些自稱平時不關心政治的人。而數百名中大師生早前亦在大學靜坐集會,多間新聞機構的員工亦拍合照放上網表達捍衛新聞自由的訴求,亦有藝人在網上發聲支援。一時間,整個感覺似曾相識,其實就好像回到反國民教育科時的氣氛。

然而,反國教運動有一個很清晰的目標:撤回國教科;也有一個很明確的「敵人」:特區政府與北京政府。但相比之下,現在的運動卻缺乏一個清楚的目標及爭取對象,而對於市民來說,「捍衛新聞自由」也是一樣頗離身及虛無的概念。所以,餘下來的問題是,究竟新聞界下一步應該如何走,以避免整個事件就此完結,明天就一切如常?

《852郵報》請教過科技大學社會科學部副教授成名,他認同現時新聞界發起的運動有不少局限。

首先,年前反國教運動的主辦單位涵蓋面極廣,由學生、老師及家長的層面都有,所以號召力特別強,更吸引了一批平時不關心政治的市民參與。但是,現時「新聞界反暴力聯席」的成員組織,卻始終離不開新聞界別,難以令其他市民長期繼續參與運動。

其次,他認為現時的運動目標太過廣泛,給人一種「口號化」的感覺。例如說「捍衛新聞自由」,其實連建制派以至政府官員也不會反對,致令運動欠缺一個施壓的對象。

成名表示,新聞界其實可以把訴求清晰化,以具體的目標爭取,例如可明確地要求政府盡快推出《資訊自由法》,確保傳媒及公眾有法定權力索取更多政府資訊,而政府亦不可像過往一樣拒絕交代。

事實上,本報翻查資料,就發現特首梁振英競選時曾簽署記協的《新聞自由約章》,承諾積極推動制定《資訊自由法》,但當選後至今已無再跟進。再者,《檔案法》也是極其重要的法例,記協前主席麥燕庭早前就指出,因為無法律禁止,所以政府已經銷毀了如55幢國金中心高的檔案,削弱了公眾的知情權。如此種種,都可以是新聞界借助現時民意而爭取的具體目標,爭取對象亦變得非常清晰。

成名又表示,外國都會有一些壓力團體監察傳媒,防止新聞機構自我審查。台灣就有一個台灣媒體觀察教育基金會(下稱「媒觀」),由學界、新聞界及公民組成,其中一個宗旨就是要專業地監察台灣傳媒。

本報記者看過媒觀的官方網站,也發現其「媒體表現監督」的計劃範疇非常廣泛。例如媒觀就特別關心,在兩岸交流增加之下,台灣媒體如何報道中國大陸的新聞。媒觀亦正在建立一套完整的投訴傳媒及調解機制,讓民眾能容易了解如何維護自身權益。網站的大事記亦顯示,媒觀曾派代表參與「旺中併購案」公聽會,又會針對置入式廣告等問題發表研究報告,兼參與有關媒體法律的審議過程。

成名強調,一個具公信力的壓力團體非常重要,其對各大傳媒的監察、評論及批評都可引起公眾關注及跟進,並對該些傳媒機構及政府帶來壓力,令它們不敢隨便「河蟹」。然而,他認為現時的記協及其他傳媒團體都未能發揮這個效用,至於中大進行多年的公信力調查亦不能反映真相。

因此,他覺得新聞界可憑藉現時的氣勢,索性成立一個由學者、傳媒工作者、專業人士(尤其是法律界)及市民組成的獨立監察組織。這個組織要定期為各大傳媒進行文本分析,專業地判斷每個傳媒的公信力,再將詳細報告公開,讓公眾繼續監察。對於傳媒自我審查的消息,組織亦可進行全面、獨立及詳細的調查,讓公眾得知哪個機構已被「河蟹」。這樣一來,有心的市民得知真相後,亦可在財政上支持那些敢言的傳媒,或研究可否以民間資源成立一個全新的傳媒等。

最後,成名認為,一個真正的民主社會,才可支撐起真正的新聞自由。所以,他指出,既然現時累積了相當大的民意,記協及其他新聞團體其實可考慮與真普聯等政治組織合作,將戰線拉闊,以爭取真普選為清楚的目標,或許可吸引更加多市民參與。總結而言,他認為,如果想運動延續,就不應繼續停留在現時的階段,而是要訂立一個更清晰的目標。

本報又問過浸會大學新聞系助理教授杜耀明,他認為如果主辦單位只停留在反暴力及要求緝兇的訴求上「就好弊啦」,「如果話反暴力,大家都反暴力,咁你咪已經達成了呢個原則;如果話緝兇,咁可能永遠都緝唔到兇,又好弊的。但凡目標是即刻可達到,或永遠達不到,咁都好大鑊的」。

杜耀明與成名一樣,都認為新聞界可將訴求轉為向政府爭取《資訊自由法》,皆因現時的《公開資料守則》並非法律,即使政府部門拒絕向公眾公開某些資料,市民最多只能向申訴專員公署投訴,而就算投訴成立,該部門依舊可拒絕提供資料,明顯削弱了資訊自由。不過,假如有明文的法律規定,政府部門的壓力就會大很多。至於警方及消防處禁止傳媒收聽電台了解突發意外等,也是對新聞自由的一個損害,新聞界亦可同時爭取。

杜耀明又認為,傳媒界可把握這個機會,多辦活動向公眾解釋何謂新聞自由,為何新聞自由是重要等,一步一步來,令更多市民對傳媒天職有更多的認識。因為任何運動都需要群眾支持,而市民要認同了新聞自由的重要性才會出來捍衛,所以不應錯過這一個宣揚新聞自由的機會。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4年3月3日 上午12:47

發表評論

讀取中…
樹仁校長鍾期榮辭世 梁天偉稱「偉大教育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