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宮發言人」談「反共」 當共產黨建黨精神無到│范中流

警方錄口供涉失實 大律師:難以構成「妨礙司法公正」

2015-5-11 20:16
字體: A A A

放狗阿伯被殺案,警方拉錯一名智障男子,曾在無家人的陪同下跟他落口供,又拒絕讓他依時服藥。

今日《蘋果日報》爆出更多內幕,智障男子的哥哥指出,弟弟單獨落口供後,他再陪同弟弟補錄一份錄影口供。不過,兩份口供有明顯出入,在首次書面口供中,記錄了被捕人士流暢的向警方表示由「屋企去美林邨」、「推咗伯伯落地」、「睇新聞知道伯伯死咗」。但後來在哥哥陪同的錄影口供中,被捕人士只是敷衍回應,如警方問「有冇推伯伯落地?」他只答「有……冇……有」,根本沒明確回應。

事件令人質疑,警方單獨向被捕人士問話時,是否有誤導性和引導性?筆錄口供時,又有沒有斷章取義甚至「作口供」?有網民亦質疑,涉事警員是否涉嫌觸犯妨礙司法公正罪?

執業大律師陸偉雄接受《852郵報》查詢時表示,妨礙司法公正罪的檢控門檻和入罪門檻都較高,認為今次事件初步看難以構成此罪。

他解釋,要控告涉事警員妨礙司法公正,首先要證明他真的有心作假口供,例如他自己承認「我特登作大」,那當然可以入罪;或者明明疑犯說「我冇殺人」,但警察強行寫作「我有殺人」,那麼入罪機會亦較大。但在類似今次的事件中,警員可以解釋自己只是誤解了被捕人士的一些說法,或者兩人溝通上有誤會等,這樣就難以證實他是有心造假。

陸偉雄又說,由於妨礙司法公正是非常嚴重的罪行,刑罰更無上限,所以法官定罪的門檻亦較高,舉證亦要特別清楚明確才能入罪。他表示,過往檢控警員妨礙司法公正,通常是涉及他收受利益後干擾一些證供或證物,以令到犯法的人變無罪釋放;但相反,警員令一些無辜的人認罪,例如是屈打成招,則很少會鬧上法庭,通常只會去警察投訴課投訴涉事警員不合程序或使用過度武力。因此,在今次事件中,陸偉雄認為難以構成妨礙司法公正。

去年9月,警長黃慶義被裁定妨礙司法公正罪成。案情指,一名海味店老闆因14歲兒子疑遭舊同學勒索而報警,但之後收到黃慶義邀約商談,黃聲稱舊同學的家人是黑幫高層,要求老闆指示兒子不要在認人手續中認出疑犯,息事寧人,老闆其後報警,最終黃被裁定罪名成立,被判入獄三年半。

(圖片來源:張超雄facebook)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5月11日 下午8:16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賈洋鬼子網誌│選舉曲終人散,問題陸續有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