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又出抽水文諷警察:香港要吃藥的智障太多│范中流

游清源

-游清源網誌

文字人,依然相信文學就是人學,人學就是仁心。

游清源網誌│師奶的吶喊  少女的雨傘

2015-5-13 11:30
字體: A A A

 

各位,請先聽聽一首歌。一首詩歌:

「疲倦的一天是如此漫長,嘆息聲充滿著我疲憊的心坎。無論是今天或明天,都得再醒來,都得過又一天啊!即使是渺茫的希望,還是苦澀的笑容,都會隨著時間慢慢改變,但就算時間流逝,我悲傷的心靈,深刻的傷痕,都不會消失啊!你能聽見我們悲傷的吶喊麼?我們無止盡地承受著啊!走在漫長的路上,就算黑暗壓在我們身上,我們還是會手牽手,一直一起走。我期盼,我祈禱,有一線光明,會穿過漆黑的窗戶。我相信,如果我不停祈盼,總有一天,光明會照耀著。你能聽見我們悲傷的吶喊麼?我們無止盡地承受著啊!走在漫長的路上,就算黑暗壓在我們身上,我們還是會手牽手,一直一起走。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沒有任何人回答呢?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我們一聲不吭就躲起來呢?疲倦的一天是如此漫長,嘆息聲充滿著我疲憊的心坎。無論是今天或明天,都得再醒來,都得過又一天啊!」

這是《逆權師奶》(Cart)的主題曲《Crying Out》(吶喊)。它令我聯想到兩件事。

第一件是另一部韓片《假如愛有天意》,單聽主題曲已可令人偷偷落淚。而《假》片的海報,女主角還撐起了一把傘。一把黃傘。

第二件是「始於吶喊,終於徬徨」。這句話既可指魯迅的短篇小說作品始於《吶喊》終於《徬徨》,更可指大部分社會運動的歷程。

《逆權師奶》不免令人想起「雨傘運動」,分別是《逆》片的主角是大型超市的非正式女工(收銀阿姨和清潔阿嬸),她們被公司無理解僱後抗爭,她們說「我們沒有過高的期望,只希望大家能聽聽我們的心聲」。她們輸了,還得過又一天,還得面對生活,但仍繼續堅持,終於……

 

(原圖取自:《假如愛有天意》電影劇照)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5月13日 上午11:3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胡漢清:23條可規範人大常委運作 倡設小組為立法鋪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