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建華為延政協副主席職  聯羅范梁特密謀推倒政改│8仔

言輕

-正言若輕

一名中學通識科老師,教育界打滾多年,見盡怯懦、犬儒之輩,深感不在沉默中爆發,便在沉默中滅亡。

你知道為何只有五個小孩嗎?

2015-5-13 23:20
字體: A A A

現在才來談《五個小孩的校長》,彷彿有種明日黃花,落於人後之感。可是,好的電影帶出的寓意,就是說一輩子也說不完的。雖然此片的導演明顯地將焦點放在孩子的學習身上,但是這部電影帶出的社會現況亦甚有討論的餘地。正當眾人都把電影的焦點放在哭與不哭之際,電影其實告訴我們:香港的社會問題盤根錯節,剪不斷,理還亂。這部電影,其實側面反映了香港中產的「離地」,對社會發生的事情一知半解。如果純粹入場大哭一場,為那廉價的情感消費的話,那麼,實在小覷了電影背後帶給人們的訊息。

幼稚園面臨結束,五個小孩的成長經歷蒙上陰影,歸根究柢,是背後的社會情勢造成的。例如其中一個孩子的家庭被地區土豪迫遷,家園不保。電影應是拍於幾個月前,但村屋前面那一大堆泥頭卻異常熟悉,那不正正是上月那單土豪傾倒泥頭,輕判賠償的官司的翻版嗎?這令人不經然驚訝電影情節與現實生活何其相似。表面上,電影描述香港的教育問題,但實際上,某些情節活脫脫在諷刺現實社會的無情,斷不只校長與小孩間的關係這麼簡單,那一滴滴的眼淚,應是為社會的不公義而流下的。

電影中的兩位小孩都是來自少數族裔。少數族裔的融合一直是香港社會的老問題。很多有心人為他們出力,希望改善他們的社經地位。教育當然是一條絕佳的途徑。可是,香港的教育給了他們甚麼?中文讀寫一直是他們未能在升學和就業上一展所長的絆腳石,教育局在這方面只做到有限度支援,從來都看不見願景。你能想像兩個小孩升上小學中學後所面對的問題嗎?

還有不斷在電影中浮現的社會問題,例如獨力撫養小孩的阿姨,終日為口奔馳,「最低工資」也難敵生活重擔,每天只能匆匆接送孩子上學,更別說政府如何通過「標準工時」,讓她們有一刻喘息的時間了。至於中港婚姻,老來得子的情況,在香港社會更比比皆是,當孩子也要為那幾斤「爛銅爛鐵」的價錢,而與老闆講價之際,政府又為全民退休保障做過甚麼呢?

然而,觀眾心中最大的問號仍是置於「教育」這課題之後。那所村校,一直擔起教育村民後代的責任,為甚麼學校收不到學生,卻沒有得到社會各界人士的幫助,幸好因緣際會之下,呂校長不介意月薪酬微薄,學校才能繼續辦下去。關於教育的事,教育局去了哪裏?政府高官說了甚麼?筆者很想知道政府一眾高官有否看過這部電影?如有,他們有何感覺?是欣慰香港仍有如此盡心盡責的好老師,還是任由一所歷經六十年的學校要受時代所淘汰而感到慚愧?

教育不是一盤生意,也不可能只是一種職業,而是育人的事,老套一點,真是「良心事業」,是一種藝術,也是一種哲學。如果教育不是一項使命,電影中的校長,又怎會甘願每月只拿取四千五百元,委身在偏僻的村校裏,為了五顆小小的心靈而疲於奔命?老師又怎會努力教好學生,不惜朝八晚十,回家還得備明天的課。星期六日還要不斷帶隊,長假期則在一叠又一叠的課業面前,埋頭苦改?老師絕大部份都不輕易請假,因為曉得請一天假,學生的學習進度便會停滯不前。既然不願如此,唯有小病當沒事,稍病則吃點藥頂硬上,大病才迫不得已卧床休息。

教育更不是一項又一項的「政策」,而是充滿心靈互動,互相關懷。政策由制定到評估,都要有具體數據支持,要強調效率,要不斷增值。可是,教育的事,往往難以找到準確的數字,更絕對欠缺效率。「關愛學生」如何量化?學生行為舉止,離校若干年後才改變,那麼,老師對學生的春風化雨,如何稱得上有效率呢?至於增值,你怎說那五個女孩子沒有增值?戲中所見,校長的介入,連那幾個父母也學懂如何關心自己的子女呢!可是,這些在教育局高官的眼中,都依似微不足道。他們的教育只剩下「權宜之計」,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縮班殺校」是近年教育界的頭等大事,教育當局除了年前定下一些解決方案後,這一年幾乎連提也不想提。近日,傳媒報道當初因學童人數持續下降而製訂的教師「三保政策」,加上「自願減班」及「減派方案」等政策,將於未來一年陸續屆滿,估計會有逾千合約教師被裁,教育局仍未有針對措施去紓緩問題帶來的衝擊。有管理層老師慨嘆:「他們全部都是好老師,校長也覺得可惜,但礙於收生人數大跌的客觀因素,我們亦不能繼續聘用。」〈供求失衡 「三保政策」將期滿 逾千合約教師隨時被炒〉《頭條日報》(2015年5月11日) 教育局的一些「政策」就只講數字、只重效率。學生的學業成績沒有增值,不符政策的目標;學校的業績不夠亮麗,又不符政策的要求;家長的評價不高,又是學校未有跟從政策,與家長建立溝通。一切一切,只要不依從教育局的政策,便只得被「邊緣化」,學校由五百人,減至五十人,最後,只剩下五個小孩,電影中的故事,其實每天都在香港社會發生。

看吧,這就是現實了,未來一年,更多的「五個小孩」將會失去好老師的淳淳善誘。而這些好老師只能接受「被逼轉兼職教師,勉強保住教席」的現實,就好像電影中的呂校長般,在不公平的制度內,接受不正常的待遇。二者的分別只是前者是被迫如此,後者是欣然接受挑戰而已,究竟何者更令人看後垂淚?

電影末段,呂校長說自己的理想是當一位好老師。可惜,現實生活裏,老師連這一點卑微的願望恐怕也難以達成,因為他們連當個老師的機會也許會落空。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請支持我們持續發展,透過PayPal或其他方法贊助我們!
金額:
分類:|發表於2015年5月13日 下午11:20

發表評論

讀取中…
MH370搜索隊海底發現沉船